十年間 不離不棄 數字遊戲

我在郵政總局會計部的日子

                                          

                                                                         陳永鉞

 

主網頁

                                  

 

我還記得,在1959年間,我的工作崗位,正安座在畢打街郵政總局地下大堂最正中之位置,售賣著郵票給市民,完成他們付出郵件的服務,每天八小時工作,除了一小時休息吃午餐,實在足足七小時口不停、手不停和市民接觸。首先接收他們的銀幣,放在檯上,用厚度重量的東西壓著紙幣,例如可用平衡郵件之磅碼等,再詢問市民需要何種郵票,然後進行交易。每當手上從郵票簿拿出郵票若干枚數,而未遞交市民時,還要再算一番,手指不停地撥上撥落之算盤數子,肯定兩次,先撥加數,後撥減數,還原算法,令到算盤子沒有錯漏,便是準確,然後隨手交給市民顧客。如若市民顧客有禮貌者,他們定必叫聲一句「唔該晒」,若然有些市民顧客心急煩燥者,討厭我們盤算兩次,然後遞交郵票給他們,但他們臨離場時,口黑面黑,一番無奈的面上表情,還說句「你們的專業態度,如此工作!」,真是「冇計」了。

 

以上的工作,我只逗留一年時間,從1958年至1959年間,在19595月,會計部要找一位銓敘名次行列適在三等郵務員、十年以上之服務時間、還未升上二等郵務員、兼要明白會計部之出入帳簿內之數字來龍去脈。聞說當時人事部已找出數位三等郵務員、服務時間超過十年以外的銓敘檔案紀錄,查閱一番,那位人事部主任先撥電話,叫當時售賣郵票處之主任,聲明要找我一見,兼詢問一些問題。那位售賣郵票處之主任,似乎怪筆者是否開罪其他主任之事故,特別在我未到人事部前,詳細問明一切。當時我本人更不知什麼事情,但始終都是無可逃避,惟有硬著頭皮,走上三樓見人事部主任,究竟何事。當他見著我時,他已經查閱過我的銓敘檔案,兼詢問我:「您曾經學過三個月簿記,您為何不繼續學習下去?」我只答:「事關郵政局工作時間不一定是朝九晚五的方式工作,所以我暫時放棄。」那位人事部主任並說明:「會計部總長(簡稱CPA, Chief Postal Accountant)查閱及觀察過您的履歷銓敘,很適合在會計部旗下工作,而他亦需要增加人手。」還說:「您下星期一起,不需要在售賣郵票處之位置工作,晨早九時前到會計部報到。」還問我:「您願意否?」我只說服務工作至上,還說「上刀山、落油鍋,只有勇往直前」。從此我的工作,變了朝九晚五行列的工務員。 

由尖沙咀疏士巴利道望向彌敦道。左邊是半島酒店,右邊地盤日後建成喜來登酒店,攝於1971

 

那天星期一早上八時四十五分,我抵達會計部,而那位會計部主任,比我早些返回辦公室,我和他大家打招呼後,他預先說明,我的安座何處位置,並略略說及工作情況。時鐘長短針踏正九點鐘,那位郵政局會計部總長安抵他的辦公室,當然是一位外籍人氏,當我步入他的辦公室前,先敲兩下門聲,而辦公室內埵^答:「Come in please」,當我面對他時,先說一句:「Good morning Sir」,然後再說:「My name is Waller Chan. Today is the first day to report for duty at Account Office」。會計部總長和我握手,然後對我說,你的工作分配已弄妥,後來他喚著那位會計部主任,跟進我以後工作。自從那天那分秒之間,我開始踏入在辦公室的工作。辦公室有張兩手可安放椅上圍邊之安座椅和闊大的寫字檯,而檯上亦有出入文件處理之木兜架,方便工作先後處理。那位會計部主任向我解釋一番,先後處理來往單據,但最重要的,留意到每年立法局批准那本「Estimate」即預算案之數字列出,首先囑咐我熟讀批准郵政局一切消費之數字,每行列不同名稱,要加倍留意。還有支出方面,每項消費有項目號碼管著,不能亂作。我剛開始工作那個星期,在工作上甚不習慣,尤其是打字功夫,簡直初學彈琴「Do Re Mi Fa So」。過了十天後,一切進步,事關每晚我在家中,自己補習打字功夫,一小時為限,自從我的弟弟肯借給我用他的打字機,每晚返家後,吃完晚飯,閱讀西報,亂打一通,結果兩個星期後,手勢不同,從此一切方便可也。

 

我還記得,最初會計部給我的工作,循序只是處理「Other Charges」之支消項目,例如汽油結帳、全港九電力結帳及煤氣結帳、兼每月計算郵政局內之過時補薪員工酬勞。事過兩個月後,一切工作漸上軌道,會計部主任對我說:「你經已消化你的工作,但最後之主要工作,你還未知道」。我問他還有何種工作,如此重要?他對我說:由於當時之郵政局,每天計算現金收入甚忙,而那位職員,還要處理全香港政府所有政府部門之電話所有費用。我本人覺得出奇,亦不明白。後來他對我說:郵政局內還有一個部門,就是「政府無線電牌照部」。那個部門,亦是郵政局旗下管理一切開消。當時全香港之政府電話安裝,皆由郵政局無線電內部有個組織,特別全盤管理,無論政府部門需要安裝或搬遷電話,一切工作都歸於郵政局「政府無線電牌照部」。

從山頂俯覽中環,攝於約1962

 

當時全香港之政府如需要安裝或搬遷電話,一切工作都歸於郵政局「政府無線電牌照部」管理。其工作首先行文到香港電話公司進行一切工作,而那個組織叫作Telephone Allocation Committee (本文以下簡稱”TAC”),中文應該叫「電話分配局」,但這個組織是獨立性質,內部工作分配有該局之祕書委員及主席、祕書之職由郵局無線電牌照部之督察署理,委員有兩位,其一是輔政司內之官員,其二是庫務司,但主席是郵局之郵政司。任何政府機關部門要安裝電話,必要行文來郵政局內之TAC組織。至於政府辦公室之電話,由各機關部門來函說明所需一切,然後TAC之祕書行文到電話公司據理說明一切,如若新部門內之新樓宇建築,肯定工務部內部之樓宇圖則寄來TAC處,然後再轉寄到香港電話公司,有待他們先行處埋安裝電線之準備工作。

 

本人最初在會計部工作兩個月時光左右,那處的會計主任對我說,希望我全部接受和理解當時一切之運作。當初本人真是一頭霧水,兼俗語所說:「半夜食黃瓜,不知頭共尾」,當時全香港政府所有部門共有四十餘個,起碼三千條電話線,用著當時之商業電話線,租金每條要付$75.00,以每季付出,每年繳交四季共$300.00,但香港政府用戶減收50%(五折)。當時商業電話線,英文叫著Business Line,還有些香港政府之官員們住宅電話,英文名稱叫著Official Residential Telephone Lines,逢機關首長及副首長肯定政府裝置供給他們享用。還有些機關首長極力推介其屬下某官員或某職員實用需要,例如工作上隨時應召他返回工作崗位,以當時之醫務局為最多享用,但行文是到郵局線電牌照部之TAC,然後秘書呈文轉上政府電話分配局委員們,及最後主席批准便是。官方住宅電話用戶不需繳交任何費用,全部由政府負責。當時每年租金$235,但警察部門例外,不需行文TAC委員們處理的手續,警司只行文到郵局無線電牌照部處,TAC處職員和他們辦理,可能是特別需要,但其他部門一律要依規矩辦事。

大坑虎豹別墅,攝於約1963

 

TAC有兩位郵務員工作,那兩位職員肯定打字功夫非常準而快兼留意電話紀錄檔案,例如政府機關經常搬遷到別處工作,但行文一見著到了郵政局無線電牌照部,即刻用公函直達香港電話公司,著令他們進行工作。我還記得,若然每個電話由A區搬到B區,則當時付出$60.00($50.00是搬遷費用,還有$10.00便是轉電話號碼費用),事關電話線路,搭著別個電話機樓,不是仍在原有的機樓,轉電話號碼是自然的。有些政府機關內部裝修後,由A房間搬到B房間,每個搬遷費用當時要繳付$20.00;同一房間由A寫字檯搬到B寫字檯,則需繳付當時搬遷費用$15.00,但搬遷費用應全數繳付,無50%折扣享受,當時只是租金享有優惠。

 

本人當時處理香港政府之電話所有費用,最初只是每年用六十萬左右,包括電話租金和零件轉換及搬遷費用等。六十年代初期,最大之電話費用開銷,例如大會堂開幕和九龍伊利沙伯醫院開始啟用,至於政府總部之95xxx號碼之電話線,當時有一個特別小機樓,安放在那座樓宇處。我還記得那座小機樓有500條線,如今可能變更了。

 

    在1964年之前,香港電話公司每月寄返之香港政府電話撥電打往新界各政府機關部門、或打往新界其他用戶之每次費用,每當收到單據後,即隨繳交給香港電話公司,絲毫不欠,然後再將所有電話單據,分散寄返各政府機關部門之通訊處,用政府信箋即Memo夾著各部門之電話撥電次數之單據,說明貴處之電話單據銀碼若干,經已結帳,有望閣下追認電話費用。應有兩種承認數目,方法是公用請簽用若干次數,即寫Official Calls,若私用請寫明Private Calls,例如某職員用來撥電他的新界朋友們或親戚等對話,如此情形總會發生,但私用後等待電話單到,即向那位職員承認數目,收回若干費用。各部門之會計處人仕,即發收條。那種收條便是由香港政府通用的Miscellaneous Receipt「政府雜用項目收據」,然後再囑咐將數目轉入稅收之用,指定入數在名稱為Revenue Head--XXX,兩數平衡解決辦法。況且香港政府之辦公條例即Establishment Regulations簡稱「ER」亦註明找朋友或家人對話,此種對講就是私人所用,連忙紀錄在簿上所用之時間,及對方之電話號碼。若然撥電到政府各機關部門通話,就是公用。一切分清楚,逢政府公用電話安妥後,即放下一本紀錄簿冊,以便紀錄分明決斷,甚至官方之住宅電話,亦要追隨遵守此種規則,自從1964年後,一切免除,任何港九或新界電話可四通八達,一律免收次數費用,只是年租兼分四季繳交便算。

 

旺角彌敦道,攝於約1968

 

當時香港電話公司逢新安裝電話,要先收全年租金和裝置費用,如若商業電話則付出$300.00全年租金和安裝費用$50.00,共$350.00,如若住宅用戶則付$235.00全年租金,再收$50.00裝置費用,共$285.00

 

自從1964年香港電話公司免收新界每次撥電費用後,而香港政府之電話租項則全收免除那份50%之折扣,此種事務,當時立法局亦有紀錄,關乎Telephone Ordinance電話法例。

 

每天郵政局內之無線電牌照部辦公室,每天必收到所有政府內各機關部門寄來的消息,說明一切所需電話服務程度,有些說明需要安裝若干個電話,有些需要搬遷,說明何時何日,或有些需要安裝副線Extension Line,例如祕書先用,然後再轉高官對話,或有些高官住宅內之官方電話,室內搬遷,或使用時甚為不便,加長線路,種種情形,說之不盡,每天總有五十個政府電話事務處理,幸好一切都要白紙黑字來確定事故需要。全香港政府各部門,當時以警署、工務局及醫務局三個部門最多電話安裝和使用。

 

當時之電話999機樓,有三個安裝使用:(1)在中央警署、(2)在九龍警察總部,即現今太子道之旺角警署、(3)粉嶺警察訓練營,但公函付來只說Fan Garden Police Headquarters。當時三個電話機樓,共有百餘條電話線,同時互相聯絡,可以即時用著,還有其他之Private Wire,等如一線兩個機頭,即時執著,可即用對話。以前在繁盛街道,忽然見著有一圓型企柱,柱頭有個圓型玻璃盒,可看到堶惘陪蚢q話筒安著,用來方便報告消防局,如若有處忽然發生火警,可當即毀壞那個玻璃盒,即隨告知某處火警發生,我所說的,亦是以前用途,自999機樓安置後,所有街道安裝那種通知消防局之街頭電話一律取銷,只用999電話線,一切妥善。

    以前稍覺政府機關部門內之電話用具,全部都是由郵政局無線電牌照部的TAC推介,當時各政府機關,很多採用電話掣板方式,即是Switch-Board,安裝一個電話駁線掣板,可享用20條線入,同一時間,一齊享用,但是必要一個接線生,代為搭線轉達,否則行不通,因為當您撥電話號碼到達那處之電話掣板,雖然對方電話聲音響個不停,但定必要接線生回應對話,請問閣下欲找誰人,然後和您搭通適當人員通話,但現今全部皆由搭通線後,對方錄音叫著,來電之人所需要本機構內那個部門對話,並囑咐來電之人按號碼搭線,等待對方回應,不是從前指定,全由接線生負責和來電之人聯絡,兼定必找到為止。事關大機構部門內各辦公室,人來人往,難找目的人物對話,亦不出奇。但如今無人對話,全用錄音回應一切,實不方便是也。

 

九龍黃大仙沙田坳道近彩虹道,攝於約1965

 

我還記得那時的電話駁線制板,經常在全港之電訊零件公司購入整件電話駁線制板,購入後亦是當時政府各部門之物品,但在未購入電話駁線制板之時,郵政局無線電牌照部通知香港電話公司,安裝一切電話駁線制板內之電話線之網路,及整間辦公室內之寫字檯上所需要的適合位置,包括直接線路電話和副線電話之位置,即一線之內兩個電話機用,若A機用著,B機等A機停用,B機才可用著。但究竟節儉很多。內線租項,每條電話線當年租金$70.00一年,但安裝費用為$20.00,一次繳交。

 

每次電話駁線制板完成安裝後,但支付結帳給各大洋行公司,全由郵政局無線電牌照部處負責,每逢電話駁線制板一切安妥後,而政府機關部門妥善用著,洋行公司轉達單據來郵政局無線電牌照部處結帳,但單據定必呈達到Telephone Allocation Committee (“TAC”,即電話分配局)處之秘書,由他簽字承認單據內容,一切妥善安裝,兼在適合運作中,然後轉達郵政局會計部,而本人見著單據後,首先留意如此單據付帳,由郵政局代付,但真正項目支付出數,不在郵政局範圍,但在未購入那個電話駁線制板時,郵政局無線電牌照部定當發信到全港所有之電信器材洋行公司,說明某部門需要安裝一個電話駁線制板,形狀如何及如何適用種種內容,所需之物列入解釋名單之內,如有意完成以上之器材交易的話,請來函郵政局無線電牌照部,報價可也,公開投標截期何時何日。當期限屆滿,TAC秘書開標,由他採納及交易一切。當一切完成後,TAC秘書轉知工務局所屬之Architecture Office (“AO”,即政府樓宇建築部),某部門需要一副電話駁線制板,如今本署妥善完成一切手續,銀碼若干,請貴署轉給授權書付來本處,完成一切付款手續。

 

如授權書一到,由會計部存下,每當一切工程妥善後,而適逢那部門還用著之時,沒有投訴,等如滿意一切。

 

    當售賣電話駁線制板之洋行公司開單收數,本人隨即尋覓付來授權書之內容,相對之下數目是否實符不誤,然後轉交TAC秘書,承認單據之內容和數字,一切既相符,跟著簽字負責,但本人當發出打單付帳前,留意授權寫下之出數內容,應歸納工務局內之非經常性開支和支出之數,歸屬何種性質,授權書內寫明一切,但特別留意才對。[筆者註:授權書即Allocation Warrant – To authorise Payment to the Contractor。非經常性開支即Non Current Expenditure]  

舊日旺角火車站外聯運街,攝於1976

 

本人每年工作最忙之時間,就在9月期間,事關從全年由立法局批准全香港之政府電話開銷若干數字,但到9月間,等於全年之內一半時光已過,但凡政府內之官方任何開銷數字,定必在那段時間,略加檢討,從數字開銷過去記錄,再度思考剩餘下來之半年時間,即每年91日至翌年331日所餘下之准許經費開銷數字,能否足够應用完成至翌年開銷至331日。如若稍覺猜疑,或先前估計錯誤,定必再次修改數字,必行文到財政司處,盼他批准內容,或可加或可减,定必說理由是也。

 

至於準備翌年度之全年政府電話開銷,亦在9月間開始工作。當年我還記得在全港四十餘個政府工作部門,循序行文每個部門,詢問來年貴部門明年之工作發展如何狀况,需要新安置商業電話和副綫電話若干副,以至兩星期後,回函即覆,然後集中數目,開始計算來年之整體政府電話開銷預算數字,呈上財政司處,等待翌年之財政預算案批出,届時即可使用。

 

至於官方之住宅電話,經常關乎到那位官員之工作職務需要,經常與辦公時間,隨時應召返回工作崗位,所以難以估計,但每個政府部門,不會太多如此需要,只有警署部門特別需要,及醫務局內之醫生們亦是需要者之一。

 

希望大家明白,當年之政府高官,所居住之政府宿舍,內媔★j是相當闊大,起碼每層超過千餘呎,而且建築在半山地段,他們往往享有政府安裝之官方住宅電話,但他們總覺得不够應用,實用地方闊大,希望能够安裝一條副綫電話,在他們所居住之地方,方便行動上隨時可應用,不需在住宅內加速脚步,到某一角落才能接聽對方來電,但副綫電話安裝後,郵局根據電話公司所收之帳項,特向那位官員收回一切費用,但只是電話副綫之租金和安裝費。本人還記得約有三十名高官,他們的住宅內,另加副綫電話,方便對話。

 

再說現今之電話用戶,一切方便,手執手掌形狀之電話,隨手方便只撥號碼後,時間正在十秒之內即可通電,安達萬里之遙,任何事務,可詳盡細訴,不比以前,逢撥海外電話,專程跑到大東電報局,預先報名輪候,內進電話箱內,才可通話,每次逐三分鐘計算,屆時夠鐘,電話生詢問之下,是否繼續,否則截電計數。自從廢除專營後,世界各地電話公司頻頻設立,至於昔日之電話駁線制板,組織穩定,一位接線生駁入電話機內,方能找到對方通話。時移世易,如今只有錄音對話,指引駁線,幸者一駁即通,不幸者不知何日何時與君對話。但應用比較,當然沒有昔日之完善,但時代轉變,用戶增加之趨勢,所走之路,無法回頭,一望世人,只有跟隨,快馬加鞭便算。

俗語常云,十年人事幾翻新,本人自退休後,轉眼已過去細半個世紀,即二十五年長,如今追憶往事,適逢此機,待我筆下細訴盡我所知,如覺錯漏,有望包涵,請原諒我,既閱罷本文,祝願讀者身體健康,個個耳聽八方,是我所盼也。   

 

          (老陳隨筆,全文完)  

 

深水埗南昌街,攝於1971

 

 

  主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