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政局每天郵件派遞工作戰                                                 

                                                                         陳永鉞

 

主網頁

                                  

 

從前香港郵政當局每年意決開辦地區性之派信服務,郵局一切資料,依照該區人口增長情況,來確定是否需要,首先查詢當年之工務局之馬路發展和建成樓宇之數量,更再調查新居入住住客之情況,作一個決定,然後開闢另作一個派遞地段性質之派信服務。

 

以上情況,似覺一位年輕少婦,懷孕時期之過程,最初看不著她的懷胎狀態,後來她的體型變化,確定臨盆吉日,從此為人類下一代造福。有如郵局方面,先發覺居住人口密佈新住宅區,而當時非執行郵件派遞服務不可,才開始成立地段派遞之需要。凡新樓住客,當時未必一齊時日搬進入住,時間過了相當日子,街道上人口總覺街坊們頻頻聚集之下,少不免談論到生活上之郵遞服務。郵局方面,屆時亦和地政署之發展部門密切聯絡,關於郵局開設郵件派遞服務給新住戶們。若然住客入住數量不多,如此情況,只有從鄰近之郵遞郵件工作者暫時作每天兼任其派遞任務。如若然住客入住數量多者,即刻成立確定專人專職為新的地段,作獨立性每天派遞服務以應需要。

 

還有一事不能不轉告讀者們:在當時之工務局發展部轄下之工作過程,譬如特別注意到的街道名字或名稱,有否在當時沿用著相同之累,或文字發音之上下對調,例如「祥發街」和「發祥街」等,他們特別轉向郵局查詢,更特別留意到英譯中或中譯英之細心研究,並向當時之華民政務司請教,種種手續弄妥之後,才完成街名稱號。

 

每當新街名稱在憲報發表後,當地地區人口方面,都是漸漸積少成多,很快會成爲旺地。郵局方面,順勢發展郵件派遞服務爲先,儘快安排派遞專人負責。過了一段時期,查詢之下,可能開設售賣郵票分局,給街坊們便利,投寄往世界各地爲最高目的可也。

現在筆者解釋何謂郵件派遞工作戰。首先希望讀者明白郵件派遞工作之責任,就是每天攜帶若干郵件,定必需要派清,不能有剩下若干郵件帶返郵局,作隔宿棲身,等待明天再派遞之陋習。每天當派遞員工未離開郵局前,如發覺那天郵件數目多量派遞,應即時報告上司,添加人手完成那天的派遞工作任務。當年每天分兩次出街,派遞郵件。在當時之種種難題情況之下,每天清理派遞郵件,應該總是沒有問題的。

 

所以郵件派遞工作者,分分秒秒與郵件要有對抗心理情緒,每天見著郵件,它們永遠是敵人,至於派遞責任,一定要天天攻破心理關口,來完成交給郵件,轉到市民手堙A待他們每天歡樂地閱讀他們的訊息,這就是派遞郵件員工當年的天職。

 

筆者還記得,在五六十年代之香港居民,當時之老中青三代人士,平均以輩份老者和青少年兩種人士,每天收入郵件和郵件寄出的較多。習慣常見之道理,當時之香港社會,老年人者皆是在他們年青時代由四鄉來港謀生過活,離不開那種鄉情的牽掛。每當收到從鄉間寄來的信,少不免在回覆函中,盡訴居住香港情況。

 

說到年輕者,他們懷抱大志,當學業完成後,求職信件投寄數不盡之數目,希望選擇較佳工作,奈何他們經常善變,不厭其煩轉職,密度次數亦不少。還有一些多情種子,他們筆下常見纏綿佳句,令到少女們永遠情懷,每天來往書信亦見不少,他們亦是郵局常客。以上如此習慣之青年人,當年實在難戒之。當時還有一種習慣,經常每天某君定必依時倚閭恭候郵差叔叔臨門執行派遞郵件,查詢之下,當天有否書函派遞某君收取否?當天若有書函得收,閱讀之後,若是佳音,整天眉飛色舞的人生表情,常現在眼前。若然郵差叔叔答句,某君書函尚未發現,那麽某君整天表情,對人對事變成怒氣長存。說到最後,那班中年人者,以家庭為重,從勤儉建立起來,每天所有書信,內頁全是公用事業單據,例如「兩電一煤」或銀行之月結單,更有每月之屋租單等,張張皆是「去財卦」。至於當年少年時代萬封情書筆跡,曾寫下「愛情無盡生死戀,更望來生再續緣」,這種佳句文章,已一切忘掉久矣,金錢掛帥為上策是也。 

 

筆者曾在郵政總局當過售賣郵票之職一年,客源皆是男性佔多,至於當年之女性顧客,反覺稀少。但外籍婦女,頻頻來到郵局購買郵票,以便寄返書函到她們的祖國,詳述本港情況一切環境。香港本地女性,當年差不多全線皆是家庭主婦,長居家內,看管兒女是最大責任,更加少有到處接觸事務,計算起來少之又少。當時之香港社會和如今比較,一切環境真有天壤之別之感慨矣。

 

從以前之香港社會角度來決定,真是完全男外女內之社會天秤。我還記得在當時郵政總局,還有一個特別柜檯,專為女性售賣郵票之服務。後來漸漸改變一切的不同制度,至於女性公務員薪酬,亦是和同職比較,只獲得男性之75%

 

至於當年郵局內部工作,可以說句永遠兼無法更改之全男性服務之政府機關,無論派遞郵件員工,及書信分類入格之郵務員等,全是男性清一色之景物。如若工作上有些事務難解決時,大家言語忽然衝突起來,少不免不客氣地向對方之令壽堂致候一番,此種陋習天天聽聞,如此聲浪整天停留不去,當時工作環境,簡直無法改之。由於全體皆是男性工作關係,每當工作運作時,一切舉動以方便簡單衣著為重要,適逢天氣炎熱之際,當時或有些員工,穿著笠衫背心,常作武打姿態,以身手敏捷來投擲那些開口郵件,如報紙及雜誌等,全為著工作舒暢著想。我還記得,當時之紅磚大樓,即畢打街郵政總局之工作場地,正在企立之處,而頭上只有安裝著兼永遠維持慢速度的頂上四葉風扇,若偶然轉數突然加速,當時之國際郵袋,被頂上風扇忽然正面吹著侵襲,更令那些國際塵埃佈整體工作範圍,當時只有忍氣吞聲,加速工作,完成後返家「冲番個靚凉」便算可也。

 

從山頂望中環及九龍半島,約攝於1963

 

無論郵務員及其他內勤工作者,每天都要勞其筋骨,我敢說全日工作,簡直兩手不停將書信放入格內或投擲報紙及其他印刷品物,放進入郵袋堙A以作最初步進朝向為市民服務。迨後等待派遞郵件員工前來清理,然後變作直接性轉遞至市民手堙C後來港九居民樓房變形,座座皆是高樓大厦,至於派遞郵件服務,只直接轉派到該樓座之住客信箱一角服務,形成彼此大家見面生疏。至於派遞員工之工作,不需要天天上高樓之習慣,此種情況,有賴住戶居民居住環境變遷之故,從此郵差叔叔之稱呼佳句,似覺自然消失,最大關鍵之派遞郵件工作,現只有集中將郵件書信放入樓座之信箱內,不是昔日方法,步步梯間行上舊式的唐樓住宅,停留梯間,要放信件入住客之信箱,來完成派遞工作。由於大家相見之下,少不免說句早晨,關於集中工作,放信件入信箱之新樓座,常常要集中精神,一氣呵成,為工作幹下去,不敢分散精神來應酬別的事務,嚴肅一些。若然郵件錯誤放入信箱,難免接受收件人投訴之苦,真是大家都不想的事務,留意留意便算。

 

以上事務,全賴港九居民之居住樓座改變之故,更令到無法保持昔日之派遞服務般,經常保持親切感覺,每天兩次見面,如今只有派完,明天再見。如今時代不同,各處地區人口增加,及外來移居種種因素,郵局之派遞工作,從因循之下,要常留意常適應,才能應付社會服務之變遷是也!

 

前文所述,全是郵局對外派遞服務之情況,如今說到內部工作,整套運動似覺天天戰爭才成功地將每一封信間接由派遞服務轉變到市民手堙A待他們細心閱讀。首先從外處搜集所有街箱之郵件,帶返郵局,然後在每一封信件之郵票面上蓋日期郵戳,完成後整齊地量度每一封信之長度和地址方向,疊齊後才安放在信檯上,希望那一秒鐘之寶貴時間,即時可以配合人員,動手分配地區及街道,即隨放入格內,更希望每一工作人員中,每一舉手都看清楚信格位置,兼隨手確定放進信格內,不可入錯,否則令到遲誤派遞。若是郵務員成熟工作者,可以說百發百中,若然「新丁入行」,必手執一扎信件,低頭閱讀信封地址,然後抬頭觀望,用尋寶心情來找信件所屬之信格正確位置。偶然找著,似覺幸運來臨,然後繼續再作下一次的信件投入信格,一切還未熟練之故,又來再次尋根問底這種起碼工作舉動和習慣。至於最初之第一個星期內,根本無法完成工作生產,但郵務員們定必經過這個階段,才能成「熟則生巧」之道理。

從山頂望中環及九龍半島,約攝於1963

 

筆者在1974年間曾擔任「出信主管」之職位,每天早晨六時半開始工作,留意到每個郵務員之個人投信入格之工作成績,希望他們盡快盡趕,能夠令派遞員工盡量從信格內搜集後,速速帶回他們之工作檯,再作配合整理,他們的工作,用最短的時間來完成各自安排信件,作先後派遞之次序,當抵達街上時,一切齊整兼派遞動作快速服務,更令市民常覺好感,留下永遠保持良好的印像。

 

我還記得,當年郵局派遞服務,每天進行兩次之多,才完成將郵件交到市民手堙C但兩次過程,每天留意到時間問題,每天早上派遞服務,定必趕速辦理,希望每一封信都不能留在郵局堙A更希望每一封信都速交到市民手上,閱讀書信內情,令到整間郵局所有工作人員,才覺舒服。但很多事務,總是「天不從人願」,事關港九地區,變遷急促,舊的樓座不斷拆卸,人口遷徙,每天總有因為搬遷後信件無法投遞,退回郵局處理。此種書信,就是每天曾在工作戰場奮戰一番,如今退回局內,此種郵件,可稱叫「傷兵郵件」。若然那封傷兵郵件,未退回局之前寫下新的地址,那麽派遞員工即時依據新的地址來處理派遞工作,那種傷兵郵件即時變成痊癒郵件。有些信件註明已搬遷久矣,再無地址寫下,如此傷兵郵件,只有退回寄件人,在工作戰場中尤如傷兵回國醫治。說到市民所需之搬遷轉遞服務,應該在搬遷前一星期,可到港九任何郵局領取轉寄申請書,從前是免費六個月時間,後來制度更改,每當交上轉寄申請書,即隨收費港幣30元,有效期六個月,以免書信常作傷兵郵件看待。

 

另一種郵件傷兵,就是信件派入住戶信箱內,收件人收了信件,閱讀信封面之下,發覺本宅無此人,而住戶信箱收件人在翌日內,恭候那位派遞員工,抵達大厦門前信箱集中之角,準備開始工作,或未開工之前,那位住戶信箱收件人氏,即交回曾誤收錯此信,現今退回。那位派遞員工,即刻收回,但必定囑咐那位誤收信件人氏,註明「無此人」,那位派遞員工才肯收回。此種傷兵郵件,返回郵局後,即隨辦理退回寄件人便算。

 

有些傷兵郵件,從外國寄來而地址不詳,例如收件人該樓座只是十層之建築物,而地址寫明第十二層,那件傷兵郵件,即時蓋印退回原處,那種傷兵郵件,只停留局內一段時間,還未「出街」,即成傷兵郵件處理。

 

從旺角「火車橋」西望亞皆老街,可見舊的樓座不斷拆卸,改建新樓。攝於1977

 

任何港九發出信件而沒有回信地址,而收件人不願收信時,只作退回郵局處理。那種郵件貯存之下,等待相當數目,然後轉運至美孚新邨附近的政府焚化爐,作死亡郵件(Dead Letters)處理,一燒了卻一切傷兵煩惱。

 

如若從外國付來之郵件,就算沒有回信地址,當港九市民拒收並聲明郵件退回原處。那種傷兵郵件,只有根據郵件之郵票發售之國家,實行退回,由他們處理。我記得本人曾在長沙灣郵局工作時,每天可遇的傷兵郵件最少一百封起碼,差不多每個派遞郵件員工肯定攜返一封或兩封之傷兵郵件,退回原處及處理,最後蓋印執行退回收件人作落幕收場罷了。

 

還有一種特別之傷兵郵件,變成即時痊癒狀態郵件處理。如若有位港九知名人氏,但他的郵件對方寫錯地址,但郵局方面盡快盡速找到他的辦公室地址,用電話聲明,有件地址不詳之郵件,是閣下收件人,但地址無法確立,希望盡快詳告我知,以最快速度派出是也。

 

再說到郵政包裹,從外國退回本港時一樣,以退回書信之方法處理。但郵政包裹退回時,若發覺以下情況:

(1). 地址不詳:由於寄出包裹人氏弄錯門牌號碼,或樓座層次,事關退回郵政包裹不是整個包裹派到住戶府上處,只有通知單,攜單領取便算。退回包裹收包裹人氏定必攜帶身份証,出示之後,跟著簽收,才一切完成責任。任何包裹,只准許存下郵局,柒天為限,過期要繳倉租,每件二元,每天計算。

(2). 寄包裹人氏不在香港,亦無法領回。

(3). 寄包裹人氏若然得先知悉對方不收所寄包裹,而寄包裹人氏在最近期內會遷往別處,而明白到包裹正在退回途中,如此情況,寄包裹人氏即書函郵政署長,說明以上情況。郵局包裹部特別注意此事。

    筆者曾經遇著過一次,那批退回包裹內裡皆是中國字畫。適逢「禁運」期間,而當時發了數次通知,而寄包裹人氏不知所終。後來那幫包裹轉交物料管理處作出處理。在1960年代時,所有退回包裹,無人領回,等待相當時日,即隨轉送到北角物料管理處,俗稱皇家貨倉,由他們通知買家,前往作競投貨物。書寫至此時,應暫擱筆,多謝閱讀,有望賜教! 

 

1930年的尖沙咀疏利士巴利道。高樓是半島

酒店。左邊單層小屋是早年九龍郵政分局舊址

 

 

  主網頁